悄无声息,不疯、不闹、不张扬。

夏川

我感觉我的灵魂,跑了

它跟着过往的车辆

欢笑的人群

伫立不动的路灯

跑了

-

盛夏の绿


很多事情在不知道真相之前总是可以无比天真和乐观,也可以肆意任性和耍赖。

真相其实一直都在那里,只因为知道与否人改变了。嗯,我只是想讲个故事而已。这个故事和我有关,但对你们和对现在的我来说,只是个故事。

我外公不常在家,寒暑假去他们家玩儿总隔三差五才能看见他。他话很少,也总是吃止疼药。我对他的印象就停留在白色小包止疼药和他身后的黑色猎枪上。

外公这个人看起来和我爷爷一样,瘦弱却结实,皮肤黝黑的。小时候以为,他们皮肤天生这么黑,就在刚刚明白了,没有天生,是阳光的恶毒。

外公话很少,开口也是我听不懂的方言。可我还是喜欢和这个老人待一起,至于为什么,大概是他身后的猎枪给我很威严的感觉。后来听奶...

山&城

关于时间,我开始闭上双眼什么也不想。以前,我的脑海还会有成片上百的碎片叨扰着,挥不去。现在,很空。

就好像,旷野终于不再狂风,转变真空了。

我还是想死,只要空间里只剩我一个人我脑海里就写满了 死 这个字。可我不会死,所以被 死 蚕食。我无助、脆弱、没有抵抗力。我生了病,却不被允许病态的活着。不被世人允许,也不被自己允许。

我很想大哭一场,可眼泪兜兜转转总往心里淌过去。哪儿都是刺骨的。

坚强这回事,努力这回事,积极向上这回事,以及相信总会好的这回事,真是消耗体力消耗精神力消耗生命。

其实死一点不可怕,我不怕死,更不怕下地狱。我只怕我的死让另一群人陷入绝望。就好像曾经的我被死亡推下去就再...

不小心误删,就,再来一次(ㅍ_ㅍ)

-

我的绿萝长新叶子了

© 夏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