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无声息,不疯、不闹、不张扬。

夏川

出口

2017年,我们20岁。或许21、22,我们这群人,开始毕业了。

这群人里不包括我,就好像每次出去玩儿我总是那个按快门的。嗯,那还是说,他们这群人吧。

他们这群人,有的去了911、285,有的去了二线城市普通一本、二本,有的叫不上名字,有的我已经忘记名字。陆陆续续,大家毕业了。

时间一晃而过,谁也摸不着头脑,懵逼的。终于都踏进了世俗里,一厢情愿又不甘愿,满脸晦涩和尘埃。

人生啊~

如此拉长语调感叹着,还是没停下手里的东西。

人生啊~

是知道不该如此却还是如此的妥协与勇气,就好像,回头仍旧少年模样。

我们这群人,终于是长成别人眼里的大人了。

-

#2015年,年中,我写了长长的信给W和F,算是道别。她和他应该是哭了,又或者心里淌着细流。我并不知道,感情于我们有多深。#

上大学上了两年不到,认识的人算很多?我始终离人千里之外,看不见摸不着的屏障横亘在我的不远处,近身不得。

2014年,带着疲惫的灵魂和新生的面孔我出现在他和她面前。自信又阳光,是一个很讨喜的家伙。我被他调侃说是小孩子,我被她保护像是亲人。我们经常三人行,在喧闹的街、在无人的路、在烟火的空气、在万达东街的十字口。

他拿着手机转着圈拍全景,我和她站在他身后如同躲猫猫也绕着圈儿。街道上几乎没有人,四周是装修至一半的店铺,巨幅广告悬在透明玻璃窗上没有灯光有点孤单,而十字口的...

-

-

-

-

#那一刻,她应该成了别人。一个我完全不相识的人,甚至于长相。#

凌晨三点,我和W坐在落地窗前的吧台喝着奇怪味道的酒,说着感情聊着人生。那好像很有味道?其实也索然无味。我不困,也没有很大的精神。偶尔看江面浮沉再回头看W,那似乎是很现实。

四点半,我们喝完最后一杯转身离开客厅。其实都很困了,可谁也没有提睡觉。我拉她坐在卧室飞窗的软垫上,手机里放着我的歌单『kill me』。音量至最小,偶尔浮现是沙哑的曲调。

房间没开灯,我看不清她的脸,模糊的轮廓柔和的不像她。而我知道,那还是我认识的W。

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她问我,你后悔吗?我沉默片刻回说,不管以前还是现在,不同的只是选择之后的结果。她...

-

© 夏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