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无声息,不疯、不闹、不张扬。

夏川

浅谈态度

1.
我偶尔会翻看自己写的文章和细碎段落,当然也包括他人给予的评论。有一个评论每每看到心间总有一处阻碍着,我一直想给个完整的说法但碍于彼此之间关系(而且这并不是值得讲的东西)所以迟迟未言。

今天想来特地谈一谈,不是纠谁的过错,而是我们对待问题的态度。

那篇文章写了昔日好友,用了音容笑貌一词。现代教育体制下学生受到的教育片面而浅薄(这教育当然是方方面面都浅薄的,这里只说对所授知识的教育。当然这话从我口里说出来是很不服众,只当一句引言),因而有朋友善意指出「音容笑貌」一词用的不妥,这似乎用来形容逝者。我随即设置权限不再给外人阅览并立刻百度该词用法,从「音容笑貌」百度到「故人」,一字一句读完理解之...

拍照是为了留下眼中看到的世界,可时常出现偏差。那色彩和我眼中,完全不同了。调色还原出来的,到底是表象的世界还是内心的呢喃?全然不知了。

昨日准备晚饭,脑海里浮现 小森林 的片段。女主母亲对女主说,做料理是要用心来做,这样才能做出来饱含味道的好料理。

女主拿起果酱,透明玻璃瓶身倒映着女主的脸,她说,这里装着我的心。

我慢慢悠悠将杏鲍菇切片再切丝,想着母亲和其他长辈。很多人都为我顾虑,很多人都往我身上堆积着期待。日剧里的长辈们,似乎在自己儿女的问题上都只有一个心愿,那便是祈祷健康和快乐。而我身边,只有母亲从来一字不言她的期待。我到现在也记得她对我说过的一句话: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你觉得快乐。

虽然我也记得在我很难坚持下去时母亲叹息着很为难的讲:你不能再扛一下吗。

我怀着这种复杂而感恩的心情将所有食材准备好,为母亲准备着晚饭。...

-

#有些人,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迟早要分开的。#

备用机内存太满,于是清理相册以及网易云。音乐收藏着不会丢,相册截图什么的却是短暂的记忆。就算放进了云盘,物是人非之后也会全部清理掉。那回忆,温暖还心酸。

一张张翻看着,留下来自以为日后会去看的电影安利,删去一些聊天截图。原来那时候的自己还可以任性和娇蛮。而包容着她的人,安安静静的再也不言语。

成长大概是成长了,伴随着的是一个又一个人的擦肩而过。

这短暂的相遇里,用尽的真心和感情是以后任何一个时段都无法复刻的吧。哪怕再遇见谁,再爱上谁,再约定着谁。

-

#我还记得你,我还记得 #

时间过去十年,有很多东西我都忘记了。比如你的脸,比如你的笑容,比如你的声音,比如你的温暖手掌。

我站在窗前看不远处人家灯火,再往前是两棵落尽树叶的白杨。城市夜空泛着浅橘色的光,幽幽淡淡。我举起手机又放下,想必我眼里的色彩大概是放不进现实的。就好像,我在想你这件事。

一瞬间的心酸,一瞬间。过了就如同做了一场梦。而回响着的男声又在探索着多么深刻的记忆啊。

这十年,我过的极其缓慢,十年如一日。终于往前走了一点点,心里是安宁和淡泊的。和母亲面对面,和老人面对面,如不能心平气和便使了孩子气。可到底,是在想念你。

我还记得你,我还记得。记得那年冬日冷冰霜,记得夜里悬寒...

-

窗外是灰白色,灰蒙蒙的,没有一丝风。阴沉沉的天,偶尔一只黑鸟划破。哦,这是冷冬。

靖生和那些人很久没见过面了,不管时间还是空间,都已经很久。他侧目看着惨白的天边一角,脑海里是昔日的阳光明媚。音响里男声悠长而缓慢,他在唱  I leave my island 。而靖生在回响 I leave my prison 。

靖生心里的宁静山林,似乎一切都已落尽。

晒着太阳,旁边小狗也慵懒的躺在地板上。冬日暖阳啊~  很适合进行光合作用,不灼热、不刺眼、不冷清。

想来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奇怪到在感情里的事会随随便便只要别人好便可以委屈自己。奥,那是以前,这一次就不想再随便了。身而为人,要负责。

多久以前?自己暗暗决定着自己的感情。那就是,不接受任何一个人。可以陪着,可以给予温暖,但绝对不接受。这很残忍,也很不合理。但这是我的方式,不会爱、不想爱、不愿意爱。

爱很好,应当是很好。以前还会让自己去接受别人的爱,但心底里却很厌烦这种被动接受。我无法忍受自己不付出任何只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的好意。可又无法真正付出自己的感情,只好假意虚耗。所有感情里...

© 夏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