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无声息,不疯、不闹、不张扬。

夏川

很-无-趣-哈-哈-哈

-

-

-

飞鸟与空

睡不着的原因可以有很多,不想继续的理由也不少。我已经不再想过于无用的东西,只享受空白。

以前喜欢辩驳,喜欢长篇大论,喜欢辩证思维,喜欢探讨人性。现在只问自己:你看清了吗?

我说:遗世独立是可怕的,但远远不及『尚未完全认识自己便以为看透了整个世界』。

开始沉默和净化,即便是傻的也就那么傻下去。

抛开一切影响自身过重的外物,尽可能远离让我不安和紧张的人。任由别人怎么想、怎么做、怎么评判,我的目的只有一个:平稳的活着。

于是有了心安理得的理由去坑害(麻烦)身边人。

我依旧很自我,也会学着顾及他人,但最顾及的,还是自己。

-

-

我和小姐姐闹翻了,期间我一言不发,因为无法辩解也无话可说。“无话可说”显得冷漠,实际上是不知所措、板上鱼肉的呆傻。

二十岁的年纪,做什么都冲动不计后果。这是成长路上最尴尬的时期,总要伤害过许多人才明白如何为人、如何待人、如何成人。小姐姐悲愤的质问我是否把事情做的太绝,因为一言不合我就要离开她给我的安居之所。我不能言。

安居之所确实安然可不乐居。我的性子胆小怕事又谨慎,极不自觉还散漫。时常让小姐姐摇头叹息感慨真是没长大的小丫头。她比我年长六岁,习惯了站在长者的角度看待我、对待我、指点我、指责我。这于我是好,我记在心间却不知行为上如何报答。或许是言语上?又或许是细节上?可我这人自私自利惯了,不...

夏川、存在  这个系列我已经很久不写,未来大概也很久不会写。这个本来记录我 双相 发展和感悟的东西,因为目前的 生存状态 而变得浅淡。

一个月以前,我眼里的生活简单而理想。我擅长这种事情,理想化一切我看见的、接触到的东西。所以,即便是现在因衣食住行而奔波劳累,仍然理想的不切实际。

N说,我被保护的太好了,所以什么也不会。生活常识几乎为零,生活技能也是。我一开始为此感到委屈,没有谁是一开始就会的。可现在很同意N的说法,我在这方面的成长,大概从很久之前就停滞着。

我的病似乎是痊愈了,虽然影响还是有,但已经可以正常的生活、融入人群。N说我太容易情绪化、玻璃心。我除了点头不能再言语。我...

-

© 夏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